栏目导航
052今期广州传真猜特诗
联系我们
一校区:美院点校区
二校区:长安南路校区(西安市长安南路58号)
电话:18502955858 15339265858 029-89311989
货币贬值 债务恶化 深渊中的土耳其该如何自救?_凤凰财经
浏览: 发布日期:2018-08-30

图片来源:摄图网

最近一周以来,土耳其里拉的暴跌,适合五四唱的歌改编,使恐慌指数短线急升,全球股市大跌。随后里拉引发“蝴蝶效应”,欧元等主要非美货币集体下挫,美元则大幅上涨。几个交易日过去后,虽然土耳其央行发表声明使里拉有所反弹,但全球市场恐慌情绪仍在持续。

土耳其央行在回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该行已经宣布了针对里拉和外汇流动性管理的各项措施,并更新了存款准备金率,以支持金融稳定和市场的有效运转。此外,土耳其央行也表示,在密切关注市场,如果形势恶化,将采取必要步骤确保金融市场的稳定。

一些大型欧洲银行也因投资了土耳其业务而被卷入此次风波,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西班牙对外银行(以下简称BBVA)透露,尽管对土耳其存在风险敞口,但影响非常有限。

即将到期短期债务增加成导火索

“土耳其多年来一直存在双赤字——经常账户在-11.5%(2011年Q2)、-1.2%(2015年Q3)和-7.9%(2018年Q3)之间波动,该国的预算赤字也在持续恶化。”毕马威(KPMG)全球首席经济学家康斯坦斯·亨特(Constance Hunter)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指出。

亨特指出,土耳其之所以达到目前一个危机点,主要原因是土耳其各机构,特别是银行增加了即将到期的短期债务。亨特还援引土耳其央行数据称,5月底短期外债存量为1233亿美元,较2017年底增长4.8%,其中,银行短期外债增加2%,达到681亿美元,其他部门短期外债增加8.5%,达到551亿美元。

“其次,年初至今,里拉一度贬值82%,这使该国短期债务问题更加严重。更值得注意的是,土耳其的资产实际上已经遭到了挤兑,这个问题正变得越来越严重。”亨特对记者说道。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此次里拉崩盘后,除了土耳其央行宣布一系列措施外,土财长阿尔巴耶拉克和总统埃尔多安也公开表示将确保央行的流动性,稳定市场经济,并号召抵制美国电子产品,回应美国对土耳其的制裁。此外,土耳其银行业监管机构(BDDK)还宣布加大对银行互换交易总量的限制,将银行外汇和里拉互换及互换类交易总量占其法定股东权益的比例上限从50%下调至25%。同时,BDDK批准了贷款重组措施,包括允许银行延长贷款期限以及为贷款重组提供便利,以帮助银行缓解不良消费贷款和企业贷款所带来的负担。

法国东方汇理银行高级新兴市场策略师纪尧姆·特雷斯卡(Guillaume Tresca)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指出,“目前的土耳其危机是典型的新兴市场危机。多年来,土耳其一直被认为是一个高风险国家”。

图片来源:摄图网

BBVA、法巴独家回应称影响有限

过去,货币危机扩散的方式之一就是通过银行系统。外国银行向处于危机中国家的公司、投资者和政府发放贷款,但由于借款人违约导致巨大损失,进而破坏了其他经济体金融系统的健康。

记者注意到,包括BBVA、法国巴黎银行和意大利裕信银行(UniCreditSpA)在内的多家欧洲大型银行都持有土耳其的债券。如果里拉跌势不能止住,很可能造成对外债务违约——据彭博社数据,自8月9日至8月16日收盘,BBVA、法巴和裕信银行的股价已分别下挫7.73%、5%和10%,那么西班牙、法国和意大利的银行在此次土耳其货币贬值风波中会否损失惨重?

“一些欧洲银行将直接受到土耳其危机升温的影响。特别是BBVA和意大利裕信银行,荷兰国际集团、汇丰银行和法巴受影响的程度则相对较小。其中,西班牙对外银行处于冲击的第一线,因为该行多年来从土耳其获得了一些强劲回报,并通过不断增持在土耳其担保银行(Garanti Bank)的股份,增加了自己的风险敞口。无论采用哪种衡量标准,西班牙对外银行在土耳其的风险敞口都很大——土耳其业务在2017年为该行创造了31%的税前利润。”荷兰银行(ABN Amro)固收策略师汤姆·金蒙斯(Tom Kinmonth)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就BBVA对土耳其风险敞口一事,该行媒体负责人米盖尔·罗德里格斯·坎夫兰克(Miguel Rodríguez Canfranc)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BBVA持有土耳其担保银行49.85%的股份。截至2018年6月,我们投资于土耳其担保银行的账面金额为44亿欧元。土耳其担保银行只占BBVA集团总资产的11%,以及2018年上半年BBVA集团可分配净利润的11.5%。土耳其担保银行已被证明在压力环境下有很强的抗压能力,而且也是土耳其国内最好的银行,该行的一级资本充足率(CET1)为15.7%,高于行业平均的12%;资本充足率(CAR)为18%,高于行业平均的15.2%;股本回报率(ROE)为18.1%,同样高于行业平均的15.9%。”

坎夫兰克还对记者指出,BBVA遵循多重进入策略(Multiple Point of Entry strategy),即子公司在资本层面将自给自足,母公司与子公司之间,或子公司之间也不会进行流动性的转移或融资,这消除了传导风险。

一位熟悉法巴银行业务的内部人士则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法巴对土耳其的风险敞口非常有限——土耳其只占到法巴集团业务的2%。这2%中又有80%来自于法巴在土耳其的零售银行TEB,但TEB都是通过土耳其本地的存款和股本在本地筹集资金,TEB的业绩和管理一直很好。因此,土耳其现阶段的风险对于法巴来说非常有限。”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业内:土央行必须至少加息500个基点

在土耳其央行承诺为各银行提供流动性等措施后,里拉从隔夜的纪录低点回升,但欧元却触及一年的低点,这也反映出市场对欧洲银行业危机蔓延的担忧。那么,当下的土耳其危机是否会传导至全球其他市场或行业?

对此,荷兰国际集团(ING)汇市策略师维拉杰·帕特尔(Viraj Patel)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尽管与当下土耳其相关的全球市场抛售已经使我们的全球风险指数飙升,并且类似于2013年美联储的‘缩减恐慌(Taper Tantrum)’,但我们注意到,今年的抛售并没有一直持续下去。那些最敏感的货币都是贝塔系数较高的货币,例如南非兰特和墨西哥比索。尽管这些货币在全球风险情绪高涨的时候会受影响,但在全球风险情绪缓解时,它们也通常也会大幅反弹。考虑到不断变化的地缘政治背景,这一点尤其值得注意。”

特雷斯卡对记者指出,土耳其危机对其他新兴市场国家存在暂时的传导风险,但任何传导的规模应该都很低。

“如果有传导的话,那么传导的主要渠道将是全球新兴市场情绪的轻微恶化和新兴市场投资组合的调整。另一个传导渠道可能是增加投资者对其他国家的担忧,这些国家赤字高,而且面临政治问题。这就是说,在我们看来,土耳其目前的局势相当特殊。但从经济角度和传导渠道来看,土耳其与其他新兴市场国家之间的联系很薄弱,因为土耳其的主要贸易伙伴仍是欧元区。” 特雷斯卡说道。

特雷斯卡认为,为了使实际利率保持在不变的水平,土耳其央行必须至少加息500个基点。他指出,到今年年底,土耳其的通胀率可能会接近20%,但即便是目前的实际利率水平也不足以安抚投资者的紧张情绪。

加拿大道明证券驻纽约新兴市场策略副主管萨沙·泰汉伊(Sacha Tihanyi)也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指出,土耳其央行应该提高利率(要么是在外汇市场做空的成本,要么是官方政策利率,或者两者兼而有之)以稳定货币并从市场中重新注入信心。